FC2ブログ

其止尽処不可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XJ]开学典礼,大家一起突っ込み!

旧文了。西京的第一次行事历,写的都是很萌的人因此非常开心?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坚持着学分和钱都是过眼云烟,有爱有萌才是最重要的吧?OTL于是一学期才50学分怎么对得起设定上的优等生身份啊苏芳是好学生来的吧成绩还是不错的吧?(别问别人!)是说这样的我真的不会被留级么一定会被留级的吧……
还有就是我很不幸瞥到了一眼那个乱七八糟的后记于是发现了“我依旧还欠着阿马一个盒饭”这样一件非常沉痛的事实……OTZ

[正文就是要藏起来才好玩嘛(殴]

[安全上垒?]开学典礼,大家一起突っ込み!
标题注解:日式漫才(相声)中负责逗哏和捧哏的分工两角“呆け”和“突っ込み”,译为“装傻”和“吐槽”。
所以如题所见,这是吐槽大汇。[扶额



AM 07:03
整理好领带和发辫,想一下,还是回身穿起制服外套,不过没有系扣子。右手的绷带是昨晚睡前新换的,牢固度应该没有问题。照例从书架正数第二行抽出左边数来第十一本,没有打扰正在努力唤醒赖床约翰的一年级学弟阿乙,只和正在试戴礼帽的牙鸟点头示意后,带上了宿舍门。
9月,天气晴好,站在宿舍楼下时能够感受到相对更温暖的空气流动。藤煤竹苏芳抬脸望向逐渐爬高的清朗日头,微微眯起眼,下意识抬手遮挡过强的直入光线。
“苏芳,你在干吗?”身后响起的声音相当耳熟,或者说,想要不熟悉也难。
回头,果不其然看见今年才插班入二年A班的西方赤铜龙莱一脸气势地站在那。
“原来是小红。”
“我说了别用那个名字叫我,苏芳。”口气中明显带上了不悦。
“那请你加上‘学长’。”其实并不特别执著于所谓敬称,只是对方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让自己有打趣抬杠的念头。
“嘁!你这家伙真无趣。”
“不劳费心。”
无法在口头上占到上风的莱明显地心有不甘,不过他果然不负机敏狡黠的西方龙族个性,眨眼工夫就又一个点子:“说起来你刚才在干吗?看太阳?其实你不适合吧,你看现在还被晃得半眯着呢!”
“嗯?”不想跟他争执其实只是懒得全睁开半倦着之类问题,苏芳一脸无谓地耸肩示意莱把话说完。
“因为你……其实是猫头鹰的近亲啊!”整人时,似乎就连侧面颊上细密的赤色鳞纹都变得比之前更为清晰,“我昨天看了本人类的杂志,上面提到说‘因为鸟都是夜盲,所以古代日本人看见半夜会飞出来的鸟就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种东西我们都知道,叫猫头鹰’这样的内容哦!所以说你们鵺族就算不是猫头鹰变的,也绝对逃不脱干系。”
如果自己不是鵺的话,苏芳此时也许会笑出来也说不定:“小红,你会主动看书我表示欣慰。但不得不说,这个笑话我听人提过不下三十遍,已经过时了。”
一瞬间冷场。最忌讳旁人轻视他们幽默感的西方龙少年,此时的眼神和架势看上去连立即决斗的心都有。
“你这个家伙…真的很无趣诶!”
“彼此彼此。”
“你—!算了!!”新学期开学典礼的清晨,于情于理,都不适合这样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的对话;这点即便是喜欢恶作剧对着干的莱也很清楚,于是收起快将发作的表情,对着面无表情的直属学长伸手一摊:“同同拿来!”
“什么?”并非装傻充愣,只是突如其来的说法让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
“同同呀!”
“所以说…那是什么?”
“就是同同啊!!我告诉你,同同可是我的宠物,虽然不得不放在你身边不过还是我的!不许你亏待它!”
这个时候有对着那张颐指气使的脸打一拳的想法,是不是意味着,其实自己越来越像人类了呢?苏芳无言地看了一下缠满绷带的右手和小臂——拆开后会变成2米11的金赤色铜头蝮,即是面前的二年级西方龙所坚称的宠物。至于“同同”这样的名字,大约是昨天不欢而散后他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吧。
“你搞错了。那是我的右手。”轻描淡写地用书隔开对方想要伸过来的指爪,只有苏芳自己清楚是用足了几成力道。原本这应该是一个雾霁清朗、令人心旷神怡的早晨,不知为何却让人有些心浮气躁。这种时候,倒是有点庆幸自己身为鵺族那面无表情的特性来。
不过微小的细节却似乎没法逃脱赤铜龙那敏锐的红色眼睛:“苏芳你,刚才一瞬间…有生气吧?想打我?嘿嘿,我没猜错吧!”
“你自便。”
转身离去的苏芳当然不可能看见莱脸上的表情,也就更不可能看见对方身后小幅度挥甩的尾尖。其实如果当时苏芳明白真相的话,他也会从一开始就相信今日有个好开端,不过他了解名为莱的赤铜龙表达开心情绪的方式是挥甩尾巴则是两周以后的事了。


AM 07:16
螺旋花园附近的绿地,明明雕像广场就在前方已经胜利在望,却还是每年都有会在此迷路的新生——也许是某种微妙的气场吧。今年也不例外。
“我说了应该走这边!”说话的女孩有一头醒目的蓝紫色长发,虽然尖锐的耳廓和颈侧的鳞纹包括身后与发色一致的尾都很明显,但以一年级来说,她的拟人算是相当不错了。
“我说方向是偏了吧?呐…”在她身边是扎着灰色马尾的烟罗少年;从外表判断应该是少年吧,虽然他只凝聚出了上半身,有些飘忽不定的感觉,“总觉得按照地图来看是指向这边才对。”
开学典礼就这么随意,也许会是很好相处的家伙呢。这样想着的苏芳正打算从他们身边径直走过,却被冷不防的声音又一次绊住。
“啊~啊,够了!真是的,随便抓个谁来问问看好了!喂,那边那个高个子的!!好了别看周围,说的就是你!”
『我……吗?』确认半径内只有自己一个的苏芳抬手指了指自己。
“啊啊,没错啦!除了你还有谁…”说话间女孩已经来到自己面前,个子虽然矮小,大而明亮的紫色线瞳却写满气势,“你,是几年级的?”
“三年。”
“哦那正好。给我们说一下要怎么去开学典礼吧。”她不以为然地伸过地图点着上面标明了雕像广场的位置,完全忽略了身边“这不是对学长应有的态度吧”的无奈提醒。
毫不客气。但这种落落大方的作风丝毫不让人讨厌。
“那边。沿着这条路走就能看到了。”
指明了路,对一旁礼貌道谢的烟罗少年说了不必客气,回身却发现深紫的瞳仁依旧盯着自己:“还…有事么?”
“我觉得那个,看别人的解读是没有用的。”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苏芳的视线回到自己左手拿着的《“璇玑图”读法》上:“这个?我是觉得能借鉴经验也不错……而且我没有「璇玑图」本体。”
“哈,你还真老实…”她噗哧笑出声,“麦积曲溪…好像是四哥的采邑呢。如果下次我兴致好,说不定会让他带一幅「璇玑图」织锦送你。”
“谢谢。”
“喂,我只是说‘如果兴致好’而已,又没真答应你!”
“不管怎样,先谢过。”
“你真奇怪…”眼神缓和了的少女伸出右手,“我叫绀碧,东方龙族。”
想了想,还是收回缠满绷带的右手,用左手握上去:“藤煤竹苏芳,鵺。”
并没介意这个姿势奇怪的握手,名为绀碧的东方龙少女偏着头思考起了其他问题:“苏芳…好像也是用色彩命名的?是暗红色吗?”
“是。”
“很好,那我以后就叫你暗红学长了。喂,祈里,走了走了!”
望着龙方龙少女和烟罗少年一路远去的背影,苏芳突然觉得,也许今天还是有个不错的开端。

AM 07:39
当周围空间内学生密度陡然大,校长雕像在前方矗立云端,就表明已经进入典礼会场的范围了。在仅几步之遥的人群中,鬼兵神志那慎和他娇小的女友樱桃莓十分显眼。
在第三学年开始前的盛夏之末迎来自己刀生第一次春天的阿慎,自告白被接受的瞬间起其个性表现立即出现了质的飞跃。据好事者的不完全统计,几天之内两人不在并排时就在对望不在对望时就在牵手不在牵手时就会有其他身体接触没有身体接触时他们一定不在一起……并且樱桃对慎说话时语气温柔度有呈几何级长的趋势,而慎就无意识加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小动作,比如明明就额头相抵深情凝视却还是会偷握樱桃小手0.01秒,等等。
对于这种恋爱症候群最司空见惯的大概要数棒球队长海波,之前训练结束后谈起还一脸无奈地说樱桃是小姑娘就算了慎这个家伙不晓得是纯情还是别扭怎么到现在才只是这种程度云云,听得周遭队员汗如雨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苏芳你在看什么?是阿慎和樱桃吗?”后背被捅了一拳,那是某种习惯性的招呼方式。
“唔。”『队长你早。话说这算是‘说曹操,曹操便到’呢。』
“诶~~很Lovelove呐!看那小子一脸幸福的样子就很想像那帮家伙对狗剩做的那样吓他一跳呢……或者还是不要的比较好?”手托下巴的海波队长认真地思考如上问题。
“唔。”『他说过对那个苦手吧。当然如果队长你不介意他反射性反击的话…』
“不过还是搞不懂慎这家伙的品位呢。其实我也觉得小樱桃的确非常可爱啦~但还是…”海波队长皱着眉头搜刮合适的语句描述,“难道不是像斑斑或是小章那样双腿修长美丽的女孩子更让人注意么?等一下!刚才的话千万不能让小樱桃知道了啊!”
“唔。”『不劳队长提醒,我还不想过早领教樱桃子学妹的厉害。队长你忘记慎前天差点被削成小刀的事么?或者队长你比较愿意尝试下当一根牙签的生活?』
“啊啊~一年级好像又有要加入拉拉队的姑娘了,果然还是棒球和女孩子最高!等明天要给新入队的重复一遍队内特别训示,「搞基的一律不准打棒球」!”
“唔。”『如此说来,队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想提醒队长你注意队内一匹名为“吉量”的雄性神怪的事是非常有必要的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说起来…苏芳,我听说阿凉到底还是要转学啊,好像下个月就走。我觉得月底之前我应该再去问他要一块儿纪念?现在那盆貌似只能放一个月吧?”
“唔。”『队长你真是太勇气非凡了。已经有面对一缸生鲜白蚁沐浴的觉悟了么?』
“我说苏芳……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只会说‘唔’呢…”海波队长尽力忍耐的语气中充满了想要立即魔化状态把身边这个面瘫家伙「再见本垒打」进时湖去的意味,“除了‘唔’以外也该回答点儿别的什么吧!?”
一旁被指摘的对象,藤煤竹苏芳,极度镇定地用唯一露出的左眼看向队长海波的脸,回答道:“唔。”
海波善斗立即有种“还是自己去跳了时湖算了”的想法。如果经常跟他这样对话的话自己铁定会得胃溃疡吧。什么?你说球棒不会胃溃疡?谁告诉你的!?总之,海波对于面前这个说不上不认真但几乎每次跟他认真时都会莫名产生无力感的家伙,今天这种微妙的无力感,依然挥之不去。


AM 07:54
距典礼开始还有6分钟,不论自觉与否,广场上按照年级和班级顺序排列的队伍已大致成形。在整齐划一的队伍中急吼吼冲过来的187公分少年本身就够显眼的了,何况他还身负3米多长的本体戟。因此当他用足以媲美逢魔时刻最强状态的气势一路突来时,更多人理智地选择了规避而非硬碰硬——室友苏芳不幸未能生在聪明人行列。
提及室友,不得不插一段题外话。每年新生入学照例又是宿管中心的忙碌阶段,今年也不例外。原本西京一贯遵循一年级住三层三年级住一层的顺序安排,图的是学级相仿志趣互投同寝之间有个照应,只是今年开学伊始,学校突发奇想来了个全校范围的寝室重分配——将新生与老生、在校生和插班生之间大混合。且明令除非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种族冲突否则一律不准调换。这固然是促进学生间交流的好事,却仍难免发生些尴尬状况。
比如511的寝室分配就使那四人想起来都会怀疑是校方的恶趣味。当第一个身高摸约1米9的运动系男孩阿乙拖着本体探着门框进来的时候3C的约翰还能非常爽快的一句“来,下铺给你”,而当第二位标高明确超过190公分的天狗牙鸟弯腰进门时,已在寝室的三人就只能齐刷刷严重线一记。于是同班已经收拾好床位坐下来开始看书的苏芳只得默默起身为对方腾出了另一床下铺。至于如果哪位无心之失提及了诸如「511因为约翰学长的存在幸或不幸未能成为长人寝室」之类话题的人都得自念哈里路亚的说法,就……咳,扯远了。
拦下,让过,抓住本体长杆。
“怎么了,小乙?”
“啊,苏芳学长早安!”即便是如此心急如焚的时刻,一年级鬼兵也不忘礼仪本分,“小人在找约翰学长。请问苏芳学长知道他现在何处吗?”
“约翰在3C,小乙你方向错了。那边。”伸手指了指3C队伍的大致方向。
“多谢苏芳学长指点迷津!小人这便去了!”
“等一下。”
“苏芳学长还有何吩咐?”
显然对此类语汇不甚习惯的苏芳眼神有些微尴尬:“说什么吩咐……我只是想问你找约翰干吗?典礼快开始了吧。”
“啊对!所以小人才急着找到约翰学长,好把他要的枪交给他。”
“枪?”
“嗯,就是这把。方才小人与牙鸟、约翰二位学长一同出门,行至半途,约翰学长突然发现随身携带的重要防身手枪遗忘在宿舍床铺上,于是便拜托脚程略有优势的小人…”
还拜托呢……这孩子,完全被当成跑腿了。不过,等等。
“你刚才说……约翰叫你拿的,是枪?”
“没错!学长将如此重要的防身武器交由小人前去寻取,足见对小人的重视—”
苏芳反复端详接过来的什物,小巧精致的古铜色枪身,枪管极细,扳机部位是无法活动的铸实设计,仔细看的话,可以活动的结构倒像是末端的撞锤。
他默默地把物件还给对方,抬手,拍了拍比自己高1公分的学弟的肩膀。
“小乙。”
“怎么了学长?”
“自求多福。”
于是不多时,就听到旁侧的队伍后传来夹杂着诸如“我叫你拿枪!枪!!这是枪吗!?你拿这个破打火机来干什么!!虽然也不是完全没用…不对!就算再有用这玩艺儿也不是枪啊浑蛋!!”此类怒斥声的殴打嘈杂。
开学典礼,即将开始。


AM 08:27
“所以说……对于新生来说,当然对不是初次见面的同学也还是一样啦。等一下这不是废话囧~~~时岛都是非常深邃而危险的/囧\~希望大家要牢记‘好奇心杀死妖’的警世缄言,不要轻易尝试涉足学校明令禁止的区域哦!~囧囧囧囧~~”
校长的开学动员一如既往的囧囧有神。其实如果能抛开众多喜感的附加元素以平常心来看待的话,对于新生来说,不失为了解校园概况的一个好方法。只可惜每年能够意识到这点的新生实在是寥寥无几。而对于已经在学园里呆到第三个年头的上级生来说,则是彻头彻尾会被直接忽略的老生常谈了。苏芳把手上的书又翻过一页,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喂,苏芳。”身后传来慎压低嗓门的声音。
“嗯?”后退一步,依然手不释卷的苏芳用微微后倾的姿势表示了『我在听』。
“没啥,只是校长的讲话还是这么长啊~”慎把握着「影秀」的手背到身后,空出的右手去扯松扎得过于整齐的领带结,“呜哇~马上又要轮到玉藻娘娘讲话了吗?”
“都第三年了,还会紧张?”
也许是出于对「保春院」义姬夫人的心理阴影,身为政宗公佩刀的慎对气势威压的女性总有些心戚戚然。这也是他一直无法习惯教务主任玉藻女士之存在的原因。
“呃—这你都看出来了……等一下别吐我槽喂!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什么?”
“就是那个…你能看清楚,阿青在干什么吗?我这边只觉得他是在写什么?”撇开身高问题不谈,从慎的角度的确是无法看到魉青手上的具体行动。
“很介意?”
“也不是啦~只是有点好奇?从一开始就看他拿着本子写写划划的,他该不是在对校长的发言做笔记吧!”话一出口,连慎自己都觉得所说内容过于夸张,有些尴尬地挠挠脸侧,“啊啊,我乱猜!再怎么说都已经是二年生了,我想他也不至于——虽然知道阿青的个性就是那么认真…”
“的确。”
二年C组的青鬼魉青,因为收起獠牙的关系,今年的身形较之初入学时已经缩减瘦削了许多;但187公分的身高在邻队中仍然无法忽视。被普遍认为性格稳重而心思缜密,如果说他算是“棒球队的头脑”这样的存在大概也不会有人提出什么异议。作为棒球队一军正选的先发投手,就一般情况而言,是作为“可靠的队友”被信赖着,在队内口碑尚佳。在苏芳的个人认知中则是温和、并且多数情况下一贯安静的,感觉很合得来的一员。
而在这些直观资料背后,经由当事者本身不可计数的多次提点而造成的最强烈备注信息是——有一位美丽非凡的姐姐碧魍。
当然,这是后话,可暂且不表。
带着如此这般的回忆印象,苏芳的视线越过斜前方数位同学的肩线,落在魉青依然奋笔疾书的手上。
纸,笔,女性的照片。
虽然是白天,但苏芳确定鵺的优良视力并不受太阳光照的影响。如果没有看错的话,纸上内容是照片中女性身姿的放大素描版本。并且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张照片显示的应该是身为魉青同学姐姐的女性。
“苏芳?喂,苏芳!不是吧!难道阿青真的在作笔记吗?”
耳边传来阿慎越发吃惊的声音。对于要不要告诉他事实真相的动摇,使得苏芳第一次在“好队友的求知欲”和“好队友的名誉”之间展开了心理斗争。
时间过去三分之一,开学典礼,仍在继续。


AM 08:47
“记住这个学校的校规不是什么游戏规则……而是生存法则。”
留下掷地有声的结束语,教务主任玉藻女士秉承一贯雷厉风行的态度走回她位于中间的席位重新落座,简洁明了而不失气势的自我介绍相信对于新生来说一定印象非常深刻。即便是已经熟悉了一年甚至两年的高年级同学来说,也有相当一部分仍然震慑于她的威仪。相较而言,活泼亲切的档案管理员就因为素来平易近人的态度而比较没有存在感了。当然,这多少和他天生的透明体质有些关系。
正因如此,从档案管理员走上发言台前的那一刻开始,松散的氛围就在人群中悄悄弥散开来。
“这位女士的气势还是像入学面试那样令人印象深刻啊~挺不错的,为了等她说完才浪费前面那么多时间,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发言的内容并无纰漏,只是说话的人出现在这里让苏芳感觉很奇特:“约翰?”
“哟~!”虽说是今年插班入学,但从他优秀的适应能力来看,怎么都不像是迷路到A班队伍的样子,“给你的。”
“是什么?”
“牙鸟传给你的。但他们一个一个递过来传得太慢,所以我就自己捎过来了。”
忽略对方稍嫌奇怪的说法,苏芳拆开折角工整精致的便笺。

Hi~苏芳桑,
此时打扰并非偶的本意。只是约翰桑他临时有事要回宿舍一趟,而偶们两人不幸都未能携带钥匙出门,不得已只好求助苏芳桑了。请务必助偶们一臂之力。

牙。敬上
苏芳沉默地转头望向队伍末尾,对方一脸歉意笑地抬了抬礼帽。于是又回转身。这才注意到正文下方还有一行遗漏的小字。
PS:苏芳桑今晚最好能及时回宿舍,否则偶很难保证你的那位“深闺美人”不会被偶们先行品尝。
苏芳花了点时间才明白过来对方所指的是自己放在柜子里的那瓶土法纯米吟酿,而想要回头抗议的动作则是被后腰顶上的金属质感即时打断了。侧脸,看见约翰春暖花开般的灿烂笑容,手中拿的是自行改装过的勃郎宁M1911旧式,一款精准度高后坐力低非常适宜身材小巧的人使用的枪型。
“看懂了吗?”
点头。
“那就拿出来吧~”一拉保险栓,动作间无声地传达了“胆敢有异议的话就立即爆头哦”的意味。
如果这也算开溜的话,那还真是大张旗鼓呢。苏芳收回递出钥匙的手,望着室友远去的背影,总结了以上论述。


AM 09:12
财务主任的自我介绍每次都会比想象中的冗长,周围已经习以为常的同学开始讨论他为什么不像上次那样再穿缀满古钱币印花图案的西装而改成纸币花色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学校的狼人又多了尤其是新入学的低年级、像那样又圆又亮的东西还是少在公共场合大张旗鼓地出现较好……这类充满槽点却又有微妙正解感的答案。
不过在全体三年级心中,卡内因狄尔•荷米里昂同学在初入校的开学典礼上莫名变身的场景,也许会成为一直历历在目永难磨灭的记忆。
迅速把脑中闪回放映完毕,苏芳重新开始思考关于主任的领带纹样为何是廉价的日币而不是更有价值量的英镑或欧元的疑问,而这学期的财务相关内容则又一次被直接忽略了。
然而就在钱魔主任结束了洋洋洒洒充满激情的演讲,踌躇满志地等待雷鸣般掌声的时候,一年级方向的队伍中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骚动。
“小六?!你怎么了小六!!”
“哇啊!!小六他昏倒了!!怎么办啊…!?”
“…………………水……”
“水!他要水!!快点拿水来雨妖也行!!等一下别往腿上撒!”
“小六,小六你振作啊!”
“兄弟——!!!兄弟你不能死啊兄弟!!”
“灰雨同学,这里是1C的队伍1B在旁边,你这样会让大家困扰的!!六吕同学的情况我们大家会帮忙解决所以请你快点归队!”
所有人都忽略了掩饰着推眼镜的财务主任而将目光投向1年级C班的队伍,从熙攘攒动的人缝中,苏芳只能看见整齐垂落的青绿色发丝。本以为是女孩子这样的想法在看到对方的裤装时被迅速打消。
耳颊侧的青绿色鳍骨结构很清楚地表明了对方的种族是人鱼。虽然已是9月上旬,但艳阳高照的午前阳光依然颇为炽烈,与喜好光热的种族相比,队伍中水和寒属性的妖族都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颓丧和心不在焉。只是,才一个多小时就会昏倒,也只能让人感叹这位名叫六吕的一年级人鱼有些过于纤弱了。
“对不起,借过!!麻烦让一下!”
几名同班的新生一路吆喝着抬着伤病员在人群中穿过,苏芳下意识注意了一下虚弱地用手臂遮挡住面孔上半的人鱼学弟脸上——灿烂无比的露齿笑——没错,露齿,并且灿烂。
仿佛可以看见人类的健齿类广告上嘴角“叮!!”一闪光的特殊效果。
再仔细看,垂下去的另一只手:虽然当中连着浅淡的青色指蹼,但仍然非常明确地摆出了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造型。
一年C班,六吕,男性人鱼。疑似信用嫌疑犯。
望着渐行渐远的救护小分队,苏芳默默地在心里为方才的人鱼少年打了上述标签。


AM 09:33
“嗯~~~因此,所以说,作为新一届学生会,我们有丰富的经验和不足、不对,是没有丰富的经验而有许多不足!啧,这讲稿怎么这么长!!啊总之,学生会将秉承爱,不,海纳百川的施政纲领,热诚欢迎各位美女—咳咳同学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将诚挚地……哇靠子!怎么时间还没有到吗!?”
面对这样的学生会长致辞,若是没有底下哄堂大笑的陪衬反而显得不太正常。广场上的气氛空前轻松而热烈,原本的窃窃私语也变得越发公开。
“新一任学生会长是狼人啊。”身为同族,林多少有些亲切感。
“抽签产生的嘛。既然跟你是一个种族,怎么也该有点狗屎运吧。”
“……。”
面对艾奥塔的天然系毒舌,除了转变话题,林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副会长看上去相当可靠不是吗?”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他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
“……。”
虽然是在吐槽别人,但其威力却一根根扎在自己身上;林不禁有这样的错觉。
“不过——”
“不过副会长看上去挺高的呢…”出乎意料的,这回是老艾率先拉开话头,“两个也都是……有180公分了吧。”
“呃—诶…诶?怎、怎么突然……提到这个问题?”瞬间僵硬的林脑中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似乎没有注意到林的反应,艾奥塔继续若无其事地投下重磅炸弹:“而且他们都还只有一年级呐…该说其后的潜力不可估量?”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我也还未成年啊!!卡内也说过我还有可能再长高呢!”虽然受到沉重打击,但经历过无数次唇枪舌剑洗礼的林尚能保持HP和MP不立即归零。
“一年级时170公分,二年级时170公分,三年级了……还是170公分。到底见长在哪里?难道你是计算单位精确到微米的吗?”
“• • • • • •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艾•奥•塔——!!!今天不把你打到失忆老子就不叫皮罗里洛•林!!!”

这个和平而微妙的开学典礼,还是尽快结束吧。





(全文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秘色瓷


極東氷炎(麻倉氷炎)/冰十一少/
藤煤竹蘇芳
-----------
终极目标:世界的里芬斯塔尔没有之一。 近期内土豆语和历史向APH专修
-----------
文艺电影分镜风/冷萌派/热门题材仍控冷门的悲哀/世界的一人乐/发总攻倾向/双子癖/和风爱/死在细节里出不来
西京学園3年A組就读
路家外宿中…


Link交换欢迎。
logo

隠火窑

青如天

明如鏡

影青瓷

薄如紙

釉里紅 (7)
釉下藍 (1)
鈞粉頂 (0)
珐琅彩 (1)
間墨紋 (0)
蝋泪胎 (1)

声如磬

     烏楠格

葵口盤

柳印尊

柴不可得矣

盤口瓶

Nexthit 201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